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永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李可染逸事:他是幽默家 可惜很少有时间快乐

2009-10-30 09:23:19 来源:《人民政协报》作者:黄永玉
A-A+

  

  (李)可染先生拉得一手好二胡。不是小好,是大好。

  高兴的时候,他会痛痛快快地拉上几段。苦禅、常浚和可染夫人邹佩珠乘兴配上几段清唱。常浚的《碰碑》,苦禅的《夜奔》,邹佩珠的《搜孤救孤》,大家唱完了,要我来一段;一段之后又一段,头一段《独木关》,第二段《打棍出箱》。可染拉完之后满脸惊讶,用一种恐怖的口气问我:“你,你这是哪年的腔?高庆奎?刘鸿声?那么古?我琴都跟不上!”

  我不知如何是好!小时候是跟着“高亭”和“百代”公司学唱的京戏,二十年代的事,怎清楚是谁?有好些年我不敢对可染再提起京戏的事。

  可染先生做学生的时候,杨宝森曾劝他别念“杭州艺专”,和他拉琴去,他不干。看起来他做对了。可惜这一手琴只落得配我们院子里的几口破嗓子的下场,实在太过可惜和浪费了。

  他有不少京剧界的老朋友,甚至是亲戚,如尚和玉、俞振飞、萧长华、盖叫天。齐白石老人也来过好多次。他的到来,从前院到后院都是孩子们的呼啸:“齐爷爷来了!齐爷爷来了!”孩子们呼啸着把老头子搀进院子,又呼啸着把老头子搀扶出去。

  记得起的一次是他的一位女护士跑得不知所踪,令他十分伤心而焦急;一次是过春节的信步所至;一次是因湘潭故乡来了一位七十多岁、无理取闹、在地上大哭大叫要钱要东西的儿子,他来找学生李可染帮忙解决困难。这一次他在底衣里全身披挂着用布条缝着的小金块,托可染暂时帮他收存,以免那个“调皮的儿子”拿走。

  可染先生夫妇总是细心料理齐老人这些乌七八糟的琐碎事,并以此为乐。

1 2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永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