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永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一张画一封信谈艺术

2010-06-23 15:35:2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黄永玉
A-A+

庞:
  昨天大清早就预备为你写这封信,不料来了人,上午一个,下午一个,都是办正经事情的,走的时候已经天黑。后天我就回湘,乘今天和明天把信写完。
  悲鸿、海粟、风眠都是各有可爱之处的老人。悲鸿先生带给中国严谨的素描观念和很具说服力的技巧。海粟先生心胸开阔、见闻广博,遗憾的是贪爱社会活动,浪费了青年时代积蓄功力的宝贵光阴。他也不像悲鸿先生真诚地关心学子,学生长大之后都很少感谢他、想他。风眠先生则是只顾自己画画,不太关心自己和外界情感升降的问题。三位老人却都是趣味盎然的聊天对象(悲鸿先生我只是听别人说起),使后学在清谈中得到课堂中得不到的点化。对现代画,悲鸿先生明确地反对,海粟先生拥护却少见系统的观点,风眠先生则是个实践者,他本分、默默地工作。
  这些可敬的先行者、开拓者、不可能尽如人意地完美,但却庆幸中国有了他们的可贵灿烂。
  我自小就是一个流浪者,没有系统的学识、固定的职业,甚至没有正常的饮食,没有老师和前辈的提拔,没有群体的互拱,自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行囊装满上百斤局限性。值得开心的是自由。随地捡来的杂食、顺手拈来的书本、阳光、空气、水,足够在大江湖漫步了。从无门户之见,吸食的都是有用之物。真的谦虚、真的客观、真的开心快乐、真的善于排解忧伤……真的爱、真的信任、真的工作,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卡夫卡说:“人要客观看待自己的痛苦。”快乐何尝不是如此?
  很多年前,学院批判印象派。印象派有何可批?等于吃奶批奶。眼前用的、表现的不都是印象派的经验成果吗?那位可爱可敬真诚无边的许幸之先生一个人站出来保卫印象派,成为众矢之的。……
  很多年前批“人道主义”。为什么连人道主义也批呢?共产党解放全人类不人道?还有哪个比它更人道的?喔!后来明白了,号召批人道主义是解决眼前阶级斗争问题,不狠,讲人道怎么行?解决全人类的使命很遥远,以后再说。
……
  我一生只讲笑话,不传闲言,这是老朋友都知道的。唉!这种狗屁事就不提他了。还是谈画吧!
  我完全没想到“文革”以后你画了这么多痛快的画!只可惜,若你现在是三四十多好!你可以用更多的力气对现代绘画作更深入的试探。你的条件好,懂素描、懂色彩、懂结构、懂纵深运动虚实韵律、懂节奏关系……画画要家底子厚,举重若轻。你缺的是时间,所以你的压力太大(还要照拂你那位“忠厚传家”的林岗),所以只能为你祝福长命百岁,天上所有的为善的菩萨、观音大士、穆罕默德、主耶稣都来保佑你。
  抽象画,我以为画素描、搞色彩、解剖、透视……基本功最有用处。只可惜这些东西搞多了,会迷魂,会鬼打墙,一辈子陷在里头出不来。清醒地杀出来搞抽象画的,无一不是高手,而且是一个清醒的高手,像晴空上的老鹰一样。
  素描和其他基本功的诸多元素,如距离、结构、质感、光、调子、虚实、运动关系、冷暖、强弱对比……其实就是抽象画其中之一的主题。光是一种主题,又可以千变万化画它一年半载。扩而大之,哲学的、音乐的、美术的、自然科学的、人文的……它的主题(如果有所谓主题的话)就是绘画元素。就像研究人类之后重新又去研究细胞和胚胎一样,抓住一点、一丝就行。这一种行动倒真有点像素描钻牛角尖入迷一样,而抽象的快乐规模远不是正统画的快乐可比。领域宽阔无边,简直是天马行空(书法家其实就是抽象画家)。
  眼前,我看国内抽象画家好像困兽,有力气无处使,文化感觉似乎还嫌幼稚。自己无趣怎能引起别人兴趣?他们太重视任务感和主题感了。没有的!人怎么能向高山、大海、悬崖、深谷要意义?
  看你以前的画,其实是张张都有想法,只是你一边画、一边怕。……
  现在无所畏惧了,你完全撒开了手,这真精彩和开心。不过我建议你在每一组品类上多画一些,把它们画得烂熟,画得草率,画得无可奈何,画得腻味再换口味,不要稍微两三张就放手。要知道火花和开端得来不易,也可能在疲乏厌烦中得到妙悟。
  嗦了一大堆废话,请原谅老头子常有的毛病。明天把这封信想办法寄给你,问林岗好!一家好!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永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